hi,你好!欢迎访问本站!登录
推文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用户投稿 - 正文

和亲公主李馥云拓跋鸣免费阅读_和亲公主猫咪小说

2020-10-04用户投稿2898信息发布36125°c
A+ A-

小说主角是李馥云拓跋鸣的书名叫《和亲公主》,本站提供李馥云拓跋鸣猫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故事简介:李馥云站在下首,看向二妹与三妹,便已明白这次的和亲之人必将是自己,既然如此她也不愿推脱,上前一步说道:父皇,女儿愿往北朝和亲。李玦喜出望外,站起身来大步走到女儿身边,连说了三个好字,不愧是我嫡出的女儿,眼界果真与别个不同,你且放心,我必将风风光光地把你送到北朝。

和亲公主李馥云拓跋鸣免费阅读:点击进入

20200918031642776.jpg

平锦王府今日当真是隆恩盛眷,堂堂一国皇后因省完亲回宫时路遇大雨,仪仗刚好行至平锦王府门前,便进府避雨。

拓跋鸣的姑母正是宫里的贤妃娘娘,人淡如菊,不争不抢,皇后与她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因而对平锦王府的态度也是不偏不倚的。

谢氏找出自己一品诰命的礼服拜见了皇后。

皇后娘娘凤仪天成,雍容华贵,端坐在那里,不怒自威。

一个老太监站了出来,笑嘻嘻地道:“娘娘,可巧了,老奴昨儿快马回京安排您的接驾事宜,不慎跌入护城河中,正是平锦王府上的一个浣洗丫鬟救了老奴呢,今儿何不一块儿赏了?”

皇后还没说话,谢氏和拓跋鸣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奇。

“对了,那丫头叫李馥云。”老太监补充道,“老奴送了半块玉珏给她作为谢礼。”

拓跋鸣心里一颤,果然是她。难道这个卑劣的女人要翻身了不成?不可能!

他笑着拱了拱手:“既然胡公公已经赏过她了,便不必再劳烦皇后娘娘了吧。一介白身面见国母,没得吓坏了她。”

“此言差矣,本宫向来赏罚分明,这般勇敢善良的女子,自然当赏,快些叫她过来吧。”皇后的声音稳重,但在熟悉她的老太监听来,还是带了几分迫切。

拓跋鸣心下一沉,却忙叫人召来李馥云。

李馥云忐忑而来,传话的人并没有告诉她原因,因此她不知皇后为何要见自己,还以为是为了昨日那半块玉珏而来,一进门便跪了下来。

皇后道:“不必害怕,抬起头来。”

她缓缓抬头,却垂着眼不敢直视贵气逼人的皇后娘娘。

“是个周正孩子,就是太瘦了些。”皇后的声音忽然充满柔情,“来,到本宫身边。”

李馥云不解,却听话地膝行至皇后裙边。这时,老太监却道:“娘娘恩典,姑娘起身就是。”

李馥云站起来,心中不禁对皇后娘娘好感十足。

这就是皇后娘娘吗,好温柔啊,为何有种莫名的熟悉?

“来,孩子,本宫身边也没带什么值钱的物什赏你,但这镯子可是本宫的陪嫁之物,跟了本宫二十几年了,今儿难得与你投缘,便赏你了吧。”皇后说着,将自己腕上的冰丝芙蓉玉镯褪下来,执了李馥云的左手,给她戴了上去。

她掀开李馥云的衣袖,将镯子往上推,一眼便看见了皓白细腕上一点微不可查的朱砂痣。

皇后优雅的凤目瞳孔一缩,握住她手腕的手猛地一紧。

“娘娘怎么了?”李馥云关切问道。

…没什么。”皇后很快回神,心中的潮汐无限激荡,面上笑得更加亲切,“这样的好孩子竟然只是个丫鬟,可惜了。”

“回娘娘,妾身昨日不知救了公公,便胡乱编了身份。”李馥云面露赧然,仿佛自己的身份难以启齿,“妾身是平锦王妃。”

“什么?!”皇后的脸色垮了下来,众人以为是因为李馥云不知好歹欺骗了她,还等着看她的笑话,不料皇后怒道,“胡闹!竟让堂堂王妃去护城河边浣洗?平锦王府真是好大的规矩!”

拓跋鸣等人连忙跪倒,李馥云不知皇后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但接收到拓跋鸣和谢氏射来怨怼的目光也知道是自己说错话了,顿时无措起来。

拓跋鸣压下心中不忿,辩解道:“并非微臣苛待嫡妻,是因为王妃心疼微臣。微臣性喜洁,因而王妃浣衣之事从不假以人手,生怕别人洗不干净。”

皇后自小便长于后宅,成亲又入了宫,见惯了这些事情,哪里会相信他的鬼话,但这是臣子的家事,她此时还不好将手伸得太长,便道:“平锦王知道王妃心疼你,你便也要心疼她才是。”

“是,谢娘娘提点。”拓跋鸣将腰压得极低,让人看不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怒。

外面云散雨收,彩彻区明,皇后娘娘也摆驾回宫了,临行前又看了唯唯诺诺的李馥云一眼。

这边皇后娘娘前脚起驾,后脚拓跋鸣一把握住李馥云的手腕,将她拖进自己的房间。

细瘦的手腕像是用力一捏便会粉碎,却完全激不起他的恻隐之心。

此时他满心的厌恶,将人统统轰了出去。

“王爷……痛……”李馥云挣扎不脱,眼中蓄了泪。

拓跋鸣面露讥诮:“本王早知道你这般心机深沉!当着皇后娘娘的面来告本王的状,是不是很快活?荣华富贵于你而言就这般重要吗?”

“妾身没有!”和亲公主李馥云拓跋鸣免费阅读_和亲公主猫咪小说

“听着,你既然那么想做本王的女人,那好啊,本王就满足你!”拓跋鸣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看着她那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一股邪火从脐下三寸窜了上来。

“你就好好享受享受做本王女人的滋味!”他说完,将她一把甩到大床上,强壮的身躯压了上去。

“不要啊!”李馥云是想做他真正的妻子,但并不想用被侮辱的方式强迫。

拓跋鸣抬手便打了她一巴掌,将她打得眼冒金星,无力反抗。

“贱人!少装什么贞洁烈女,你不是一直想要在床上伺候本王吗?”

他用最好听的声音说出了最恶毒的话,李馥云心碎地闭上了眼睛。

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羞耻的声音,可她这幅极力隐忍的画面,深深刺激到了拓跋鸣的神经,让他一遍又一遍,狠狠地要她。

她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让他欲罢不能。

足足折腾了她两个时辰,他才彻底放过她。

看着她不胜折磨的模样,他心底的火焰终于熄灭,去给自己倒了杯茶,冷冷道:“本王的房间不是你能过夜的地方,还不回到你的贱窝去!”

李馥云浑身无力,身上遍布红痕,狼狈不堪。她艰难地穿上衣服,脚步踉跄地离开了。

拓跋鸣的眼神落到了褥子上那一抹刺眼的鲜红,眸中闪烁着复杂的情绪。

侍妾梅儿听说皇后娘娘面见了李馥云之后,便热情地邀请她去自己房里,准备了一桌子好酒好菜,说是为前几日的无礼向她道歉。还打开了自己的妆奁,让她随意挑几件首饰回去。

李馥云看着满目琳琅的头面,眼中闪过羡艳,但也仅仅是羡慕罢了,她不敢想这些东西。

她拒绝了梅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没想到,她才打扫完自己的院落,便又闯入一群人惊扰她的安宁。她抬眼看到站在中间满眼冷漠的拓跋鸣,还有一脸不忿的梅儿,顿感不妙。

果然。

“王爷,一定是她偷了妾身的粉蝶簪!”

梅儿泫然欲泣:“那个簪子是我娘留给我的,王妃今日十分喜欢,提出要用皇后娘娘赏的玉镯和我换,我不换,她就偷走了。”

李馥云满目震惊:“怎么可能呢?!你的东西我连碰都没有碰过!”

梅儿不理会她,只对着拓跋鸣哭。

李馥云也希冀地看着他,希望他能站出来还她清白。

“本王看,此事已经不容分辨。”他眼底的厌恶就快流淌出来了,“定是这贱人见钱眼开,来人,笔墨伺候,写休书。”

李馥云愕然,大大的眼睛很快就盈满泪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俊美邪肆的脸孔。

她满以为与他圆房之后,境遇会有所不同,没想到他却又一次在她的心头捅了狠狠的一刀。

“不!我是你的妻子,你不能这样冤枉我!”她第一次用尽全力大喊了出来。

一向柔善可欺的她,也有这样反抗的一面,拓跋鸣眼中闪过讶异,但随即换上了寒光凛凛。

“你以为爬上了本王的床就做了本王真正的妻吗?告诉你,你不过是本王用来泄欲的工具,连青楼的妓子都不如。若你乖乖交出梅儿的簪子,再跪下求本王,本王倒是准许你在王府里做工,休要妄想再做人上人的美梦!”

他的话字字如刀,将李馥云的心割的七零八落,将她对面前这个男人的最后一丝祈盼都消磨殆尽了。

她无助地闭上眼,眼泪汩汩而流,再睁眼时,只余一片绝望。和亲公主李馥云拓跋鸣免费阅读_和亲公主猫咪小说

“我宁可流落街头,也绝不再在你的手下摇尾乞怜。”她恨声道,“拓跋鸣,从今以后,我李馥云与你情断义绝,不死不休!”

说完,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开了挡在面前的几人,拼命跑了出去。

拓跋鸣怔愣片刻,小厮问他用不用去追,他眸色寒凉:“不必,既然有本事跑,就别再回来!”

梅儿拈着手帕假装拭泪,借以掩饰嘴角的笑意。



未定义标签

本文来源:推文收录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zccw.com/i/39782.html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部分内容为用户投稿内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本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