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你好!欢迎访问本站!登录
推文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时尚 - 正文

janelle:清明节你有什么想对已逝亲人说的心里话吗?

2021-04-28娱乐时尚科技生活1805°c
A+ A-

明日便是爷爷的百节。在老家,百节是老人百年之后的第一个大节,恰逢清明,看到头条列了这个问题,突然想起,之前在离家的火车上,用手机写给爷爷的一篇祭文。百天前,亲眼看着爷爷被埋进9尺墓坑,难掩悲戚,至今想来依然眼眶发热,爷孙之情,本就比不得反哺之情,想到今日爷爷离开,他日父母亲离去,不忍想象又是怎样一副情景。

————————————————————————————此处应有分割线

我再一次离家。

这一次,妈一个人站在家门口,显得越发瘦小了。

我们仨拐出胡同,消失在她的眼界里,没再回头。

离家前,我一个人站在爷爷住的那间屋子,对着炕头,微笑着说,我走了。

爷爷一定知道,他听见了。

我想说,下次回来再看你。最后没说出口。

爷爷走了。今天是离开我们的第七天。

以前都是我们告别他,这次,他告别我们。

昨天我们仨都在忙着收拾行李,我边收拾边说,没有爷爷真不习惯。

姐说,就当爷爷还在粮站,弟说,也是。

粮站是他呆了一辈子的地方,有他的青春,有他的晚年,他说,如果不是不能自理,我不会回去。

农业税免除之前,每到割麦和秋收的时候,粮站进进出出的车辆排成一条龙,上称挂粮,年轻的后生扛着200斤的麻袋,大汗淋漓,碰见几个熟人,还能聊聊今年的收成,十分热闹。

改制以后,县里的几家粮站倒闭,其中就有父亲所在的粮站,其他粮站也门可罗雀,再没以前的生气。

爷爷就在这样的粮站度过自己的晚年。

他习惯自处,一个人在寂静的菜地种菜,从我记事起便在种了,二十多年,一直没停。

一年四季吃的蔬菜,全是爷爷种的,吃不完还能供应左邻右舍一些。

我12岁离家出去念书,到后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每次回来,骑着自行车,跑去粮站的菜地,喊一声"爷爷",一片茂盛的绿中,便露出一团花白的头发。

夏天,他总穿一件发黄的白色背心,骨瘦如柴。

爷爷话不多,一般问一句"回来了"就没话了。

又是一阵沉默。在不谙世事的年纪,一想到沉默时的这种尴尬,我便不情愿去看他。

他跟谁的话也不多,在我眼里,他颇为严肃,难以亲近。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经常去粮站,要零花钱。有时候,爷爷会大方地给我们一张崭新的5毛钱纸币,有时候却空手而归,弟弟在的时候成功的机率大一些,因为他小,爷爷最疼他。

爷爷离开我们,弟出差回来便守着,吃饭也没离开过,半夜起来要接香,弟一晚睡四五个小时。

下葬那天,弟抱着爷爷遗像,在村里绕街,我和姐跟在灵车后面对天大哭,我以后再也不会和爷爷走在一起了。我们也没有爷爷了,也不会吃到爷爷种的菜,更不会有爷爷给的压岁钱了。

过年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爷爷总会给我们很多钱,钱的号码都是连在一起,舍不得打乱。

高考那年夏天,家里出了变故,学费没有着落,爷爷一声不吭,掏出压箱底的钱,放在爸妈面前,让我交学费。当时我们姐妹仨都在上大学,爷爷独自承担了我弟整个大学时期的学费。

参加工作以后,每年过年我都拍一些视频保存起来,去年过年,我们拍了一张全家福,这是爷爷唯一一张全家福,我回家后,冲印了出来,爷爷一直带在身边。

下葬前天晚上,我们把爷爷穿过的衣服,剪掉扣子,挑好衣服放入棺材,里面还放了他爱吃的糖葫芦,爱玩的象棋。

退休后,爷爷一个人住着,每天翻翻书,我上高中的时候,借了爷爷的四大名著看,从那里,我第一次接触红楼梦,一整个夏天,竹帘把炎热挡在门外,我钻在屋里,仔仔细细看了两遍。

如今,四大名著只找到一部西游记,也放了进去。

那是爷爷离开我们的第四天。

前一天中午,我从太原回家,天下着细雨,阴的化不开,还没走到家门口便看到门口的一颗柳树,印象中,祖奶奶去世的时候,门口也立着这样一颗细柳枝。

进了院门,父亲在爷爷灵前收拾,一看到我,便哭了起来。我抱着他哭,父亲用背奋力顶起棺材盖,露出一道缝,光顺着缝隙撒了进去,爷爷安详地躺在里面,比活着的时候还要慈祥,瘦得没了人形,脸色苍白,两颊深深凹了下去。此情此景,我再一次忍不住嚎啕大哭,就让我哭一次吧,哭过以后,我们下辈子再见吧!

那天过冬,爷爷离开我们的第三天。父亲没有再去粮站给爷爷送饺子。把它摆在爷爷灵前。

姐姐包的,她说,包的不好看,怕爷爷说,妈说,爷爷曾说过她包的饺子丑。

父亲说,那是一份心意,爷爷不会说。

说这些的时候,我们都觉得,爷爷只是躺在那里睡着了,他没有离开我们。

爷爷离开我们的那个晚上,一直在问,几点了。父亲说,十点半,十一点。

过了十二点,爷爷不问了,一会儿从被子里伸出两只手,去握父亲的手,不放。

也许那个时候,他知道,该走了。

爷爷说,财神爷爷要走了。

父亲说,孩子们一个也没结婚呢。

爷爷说,都是命,见不上了。

父亲一夜没睡,凌晨三点多,爷爷说,翻翻他,父亲帮他翻了下身子,再看他,眼已经闭起来了。

父亲没哭,和爷爷待在一起,一直没有机会问父亲,那三个小时,他的内心经历了什么。快6点的时候,妈妈过来,两人才呜呜得哭了起来。

6点整,妈妈打电话告诉我,爷爷没了。

我当时在福州采访,酒店旁边一个小区,也在办丧事。

以后出差,不要再住在办丧事的附近了。

未定义标签

本文来源:推文收录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zccw.com/i/120314.html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部分内容为用户投稿内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本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