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你好!欢迎访问本站!登录
推文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说说 - 正文

[诗歌]周末,在我的情诗里缠绵片刻

2021-01-14动态说说站长18160°c
A+ A-

周末,在我的情诗里缠绵片刻

  我那么容易地爱上荷

  不管花开还是花落

  我那么容易地爱上荷

  只是一次桥头偶遇

  池塘边的路过

  荷叶圆圆 深深

  仿佛一声声叹息

  我浮着的前世

  今生流浪的脚窝

  就是那么一眼

  我爱上你水面上的飘摇

  水底的品格

  轻轻的 唤一声莲子

  你总要奋不顾身地绽放

  在这样一个

  没有花期的季节

  如果还有来生

  我会试着做塘里的池水

  陪你花开 陪你花落

  陪你来年美丽的复活

  如果还不够

  就让我成为水底的泥

  永生永世

  倾听你的诉说

  小鱼儿,如果大海给你温柔

    

    小鱼儿,海岸线的另一侧

    是草坪和咖啡组成的风景

    沙滩被无度的浪漫一再侵占

    我缩紧身体,让你更温暖

    

    小鱼儿,你和盐妹妹一起长大

    咸苦的滋味在肺里呼吸

    我无法改变生命结构

    在你的体内,积存着我的伤害

    

    小鱼儿,我可能忽视了你的眼泪

    你找妈妈,然后又要爱情

    我以为给你房子和床就够了

    其实,你的要求一点不高

    

    小鱼儿,房子里的珊瑚红得熟透

    海藻丰腴,你可以让自由更美

    我把天空折成防水的纸鸢

    带着它,模仿鸟儿的飞

    

    小鱼儿,要保护好自己

    我不会纵容鲨鱼们的贪婪

    你的弱小是我心痛的一部分

    就在痛的尖处,驻扎片刻

    

    小鱼儿,外面的海风正紧

    把你的桅帆也落下来

    听我弹一曲,恰似雨打芭蕉

    你痴心妄想的时候,我喜欢

  留给人世最后的轻声软语

  轻轻的,叫一声爱人

  我已用尽今生的柔情

  你看,这一声呼唤

  惊飞树上的麻雀

  苍老面孔

  发出了奇怪动静

  谁会知道

  我脸上的北回归线

  也是一根最敏感神经

  轻轻的,叫你一声爱人

  我已背叛若干条文

  那一夜,我伏在经书上啜泣

  有个湿淋淋的声音说

  十字架和绳索

  印在经书的尾页

  我要不停地奔走

  才会穿过森林

  赎回那些可爱的动物

  让你相信夜 虚掩房门

  轻轻的,只叫你一声爱人

  围困过来的岁月

  是一片水的苍凉

  独立寒冬

  你是我唯一的垂钓

  就这样想着

  坐痴了一江的流情

  叫我蓑笠翁

  叫我蓑笠翁

  眼 睛

  你是上个世纪的

  在油画里

  你是异域的

  只作为风情

  你不属于人类

  是白天鹅的

  如果今生让我遇到

  一定陷落

  最深最深那种

  跳进这湖水

  我的游式叫情泳

  你不流动,但深邃

  我会一点一点变小

  变成你挥之不去的蝌蚪

  守着荷塘月色

  我会逐渐长成

  一片蛙声

  叫你叫不醒

  你用窗帘挡住声音

  墙壁是矜持的颜色

  没有人敢说爱你

  我是你网住的受害者

  就连那一丝遐想

  也要被刮伤

  所以我不飞出去

  哪怕就此与世隔绝

  不经意间的声色犬马(组诗)

  葫 芦 丝

  墙角下的乞丐,我叫他英雄

  乞丐的末路,是今日高原上的行走

  他只有云,唤作霓裳

  高原上的白衣侠士

  佩带一把有情剑,剑锋凄婉

  有明显的离别情绪

  高原上的植物,都比他丰满

  没人能看见他的隐去

  即使飘逸,也是嫦娥奔月式

  伤心衣袂

  其实,英雄不求归宿

  云,贵在有高原之明

  万物之上,一曲终了

  二 胡

  每个音符,意味一种诀别

  我没有勇气

  穿过马路的心情

  经常堵塞

  车水马龙时刻

  我能看见半月的奔走

  隔开一定距离

  才能看见你

  从昨天开始

  时间就以世纪计算

  春风不暖

  秋水亦寒

  推开这堵断壁

  我会随之坍塌

  钢 琴

  兔子奔跑在

  这么多离弦的键上

  停下来,就是一场灾难

  我要安慰你

  不让幕布拉开

  阳光的脚步,踏上冰雪

  一路都是晶莹的节拍

  你终于有了微笑

  让我沉醉

  房间里的孩子

  手足舞蹈

  时间突然定格

  惯性使人不自在

  笛 子

  我不知城市有多诧异

  尾随春天的影子

  走街串巷

  那时,你依偎着渡口

  讲述江南

  竹林深处,阳光斑斓

  很多很多民间的日子

  在你眸前闪烁

  遇见你,在一个花前无语的傍晚

  行人色匆,车马扬尘

  我们望见对方深处

  舟自横

  唢 呐

  一定有很多人

  经过这条路

  路边有树,树叶无常

  繁荣和苍凉眉来眼去

  你说,我们就站在路口

  让风吹一会

  许多细节性的东西

  令人鼻酸

  我们预备着枯枝靠拢

  取火,向暖

  我们相互拥着

  什么也不恨

  董鄂妃与顺治帝风情对白

  这样的夜,只有风知道

  我也知道,因为我在烛光里摇

  随风潜入的,还有草原

  马尾摩挲文字的安详

  我看见奏疏里的汉字

  很古板地描述江山

  两个动情的人,缄默无语

  他们只想找一处最高的地方

  看清朝的星星,有多活跃

  此时,北京城最柔软的部位

  红袖添香夜读书

  谁还记得紫禁城呢?

  百年皇宫,今夜才是一个家

  佛光尚远,只有烛光在跳动

  龙袍与凤冠显得虚无缥缈

  我禅释着两个青年,在红尘里舞

  五百万年的陨落

  那是1976年的某月

  一场石雨在东北的吉林市陨落

  没有预算的迫降

  人和建筑都安然无恙

  大地无法承受加速度

  在胸部

  我受了重伤

  这已经不是传说

  天文学家考证的意外周详

  时间倒推五百万年

  天体间有一次合理的碰撞

  就象唐朝的几位诗人

  因为诗歌太有棱角

  所以流放

  我也足足等了五百万年

  看另一个世界的石雨

  在我的空气里擦出火光

  考证说 你脱离了引力

  那时

  我仍然遵守地球的戒律

  循规蹈矩地生长

  是我发出万有引力的信息

  还是你奔走太匆忙

  来不及摆开盛宴

  你就突然拜访

  劈门见山的会晤

  问号曲径通幽

  感叹号略显倔强

  我准备了五百万年的腹稿

  土崩瓦解

  只有牛顿 万有引力的创学者

  才知道我的语短情长

  难道

  你历经五百万年的陨落

  只是为了遇见我

  撞伤我

  这样的天体学说

  是不是有些荒唐

  谁来开启我的黄金棺

  传说,只有真心哭你的人

  眼泪能打开黄金棺

  也许,我的黄金棺只是一层薄薄的金纸

  黄金棺里的朽骨

  也已分文不值

  想哭我的人

  刚刚被我哭着送走

  我的黄金棺

  只能悬在峭壁的石穴上

  浸在风雨的呼啸中

  嶙峋的枯指间

  死死的 捏着那封从未开启的信

  就是这个信念

  让我闪着不死的光

  所以我用心地去写诗

  让真心哭我的人

  能看到我的心灵

  假如诗歌可以成为财富

  就请哭我的人

  慢慢收藏

  说好了,这杯酒不干

  我已忘记

  还有从前

  请不要用酒

  勾兑我的缠绵

  说好了

  这杯酒不干

  酒杯对酒杯的致意

  完全出于自然

  我真的不知道

  你住处的遥远

  相逢于眼前

  又要相隔在千里

  那酒

  浓浓的 又归于淡

  淡 又有些咸

  举起来的 岂只是今天

  岁月总是很重

  重得无法倾诉语言

  只有酒

  这杯里忠诚的液体

  才会远渡重洋

  靠达你飘渺的岸

  请你用酒

  把我的海底试探

  所有的鱼儿

  忘记了海藻

  海藻也有它

  不断生长的语言

  握住海的手

  品品吧

  天空有多蓝

  酒里的倒影

  锁住你的平凡

  你的平凡

  离我很远

  一条普通的河

  却给了我一生

  渐远渐近的航帆

  制造了港口

  还无法靠岸

  说好了

  这杯酒不干

  我怕杯底的心情

  被你看见

  草原对兔子说了什么

  也许,看懂一种眼神

  需要兔子跑到草原中间的时间

  兔子跑向我 象一支箭

  如果我伏在地上

  肯定有一群草 同样受伤

  如果我跑向草原中间

  需要兔子懂得弓弦的时间

  草原一定对兔子说了什么

  否则,风不会这么草率的作出判断

  风向我射出数不清的箭

  这次杀伤的目标绝不是一人

  一定还有我的诗 我的灵魂

  包括了草 草尖 草尖上的露珠

  草茎 草根 甚至草根生长的泥土

  草原出卖了我 也出卖了草原

  其实,有一株草陪葬就够了

  何必为了兔子 要全盘皆输

  也许,我和兔子的对峙

  需要草原由青变黄的时间

  我担心自己的黑发 会不会怯阵

  如果真的下起了雪 到处被雪覆盖

  兔子还能坚强地站在岁月边缘

  预想我俯冲的动作吗

  兔子,草原已经逐渐衰老

  何必固守一句没有结果的诺言

  伤了草原 伤了我

  2005年的夏天

  秋风乍凉的时候回忆夏天

  符合时间的逻辑

  我对夏天的描述

  也只能停留在云南

  云南的云

  是记忆终点

  在中国

  我不想有故乡和他乡的距离感

  谁也割不断

  山和水的骨肉相连

  我在高原上的呼吸

  和白桦林的成长

  出自一条概念

  所以我要感谢一个人

  把2005年的夏天叠成手帕

  叠成中国丝绸的清凉

  亚热带的图案

  富于色彩而缺少设计

  土地和土地的对接

  人和人的相遇

  原来那么自然

未定义标签

本文来源:推文收录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zccw.com/i/102793.html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部分内容为用户投稿内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本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