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你好!欢迎访问本站!登录
推文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说说 - 正文

《太平广记》中的奇情诗与奇情事 (一)

2021-01-13动态说说站长2875°c
A+ A-

李敖先生有篇文章叫<奇情与俗情>,通读全篇,只看懂了两样.一、奇情与俗情是不一样的,至于为什么不一样,文章里没有说。二、奇情最基本的含义就是“大舍”,这一点本人不敢苟同,李敖先生为这一点举了两个例子,都是和唐太宗李世民有关的,一个是李世民出兵朝鲜为守城不降的朝鲜人送礼,另一个是为了造反的侯君集不复上有二十四功臣像的凌烟阁。在本人看来,这些例子都只是个别的,不足以说明奇情就是具备“大舍”的精神。本人认为,所谓奇情就是绝对自我个性的集中体现,不管奇情的事,还是奇情的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大狂妄者,当他们一意孤行做出了正常人在正常生活状态下所不能理解的事情,那便谓之奇情了。

   切回主题,本文不是为了批判李敖先生定义奇情的对错,只是为了和大家分享一下《太平广记》中所记载的奇情诗,以及这些奇情诗背后的故事。对于所谓的奇情,就不再赘述了。需要说一下《太平广记》,《太平广记》编于宋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故称《太平广记》是专门收集野史传记和以小说家为主的杂著。里面有神话,有小说,有奇珍异闻,有野史杂记,是一部可看性想当强的古代文学书籍。

   被本人列在《太平广记》奇情诗第一的是崔护的那首“人面桃花”(《题都城南庄)。崔护,唐贞元年间进士,博陵人(即今河北定州),书中说他“资质甚美,而孤洁寡合”。其诗曰: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印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轻读此诗,一种默默情殇,婉婉哀怨,悄上心头。从诗面看,前三句铺垫,后一句煽情,‘桃话依旧笑春风’,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诗人的诗中没有哀叹,没有感伤,但其实这一切又都含在其中。本句最为着情含意的就是那个“笑”字,想想看一个失落的男人,站在曾经站过心上人的那景色里,那挑花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说了这么多觉得还不足以证明这首诗的奇情,还得了解这首诗背后的故事。书中的记载故事是这样的,崔护去都城应试不第,于清明节游都城南庄,在一幽静村居前遇一美貌女子,崔遂上前求水,女以盂水至,独倚小桃而立,且意属甚厚,崔得水饮之即去,女送崔至门,‘如不胜情而入’,崔绝不复至。这是故事的前半段,很简单,书生遇美人,美人意属甚厚,这些都不足为奇。奇就奇在故事的后半段,第二年的清明,不知道是诗人思慕该女思慕了一年,还是偶然间奇情迸发,诗人又想起了这个女子,再去寻找的时候,景虽在,人却不在,遂题该诗。我想,若非奇情之人,必不能做出此奇情之事。一年都过去了,该淡忘的都应该忘掉了,可崔护没有。不管一时冲动还是蓄意已久,去了就已不同于常人。当然,更神奇的还是《太平广记》记载的这个故事的结尾,书中说:后数日,偶至都城南,复往寻之。闻其中有哭声,扣门问之。有老父出曰:“君非崔护耶?”曰:“是也。”又哭曰:“君杀吾女!”崔惊怛,莫知所答。父曰:“吾女笄年知书,未适人。自去年已来,常恍惚若有所失。比日与之出,及归,见在左扉有字。读之,入门而病,遂绝食数日而死。吾老矣,惟此一女,所以不嫁者,将求君子,以托吾身。今不幸而殒,得非君杀之耶?”又持崔大哭。崔亦感恸,请入哭之,尚俨然在床。崔举其首枕其股,哭而祝曰:“某在斯!”须臾开目。半日复活,老父大喜,遂以女归之。这个结尾有三奇,第一奇是是那个女子,一年前已经属意,一年后看到崔的诗,便知道情至而未能留,伤心至死,此非大奇情之人而不能为。第二奇是老父,‘吾老矣,惟此一女,所以不嫁者,将求君子,以托吾身。’如此决绝的价值观,非大奇情之人而不能为。最后一奇是故事的结果,‘崔亦感恸,请入哭之,尚俨然在床。崔举其首枕其股,哭而祝曰:“某在斯!”须臾开目。半日复活,老父大喜,遂以女归之’。这个结果,没有绝望,没有悲情,留给人的是遥远而美丽的想象,像巫山神女,像西子泛舟,不尽之意皆已尽,无须多说。

   列在《太平广记》奇情诗第二的是‘开元制衣女’ ,其诗曰:沙场征戍客,寒苦若为眠。战袍经手作,知落阿谁边。蓄意多添线,含情更着绵。今生已过也,结取后身缘。首先这首诗流传了下来,就很奇!这首诗没有确切的名字,作者也没有留下名字,他们都只留了同一个代号“开元制衣女”,但对于这首诗这个代号却又是最确切的。书中记载“开元中,颁边军纩衣,制于宫中。”所谓‘开元制衣女’也就是唐朝宫中的宫女,宫女在那个时代是个怎样的地位呢,仔细看看,虽然说唐代本身就是一个奇情的时代,无论哪些方面都要比其他封建时代开明开放,但宫女仍然受到很严重的迫害,有深宫诗曰‘一入深宫里,年年不知春。聊题一片叶,寄予有情人。’又如张祜的‘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这些种种都可以表明,宫女是被禁锢的一群人。可是这首诗却流传了出来,而且还流传得相当奇情!书中说‘有兵士于短袍中得诗’,凭这一点,就可以感觉到,写这首诗的女人是个多么奇情的女人啊,这样做需要胆量,需要才情,更需要有想象力!‘战袍经手作,知落阿谁边。’一点哀怨。‘蓄意多添线,含情更着绵。’一点情意。‘今生已过也,结取后身缘。’一点期望!全诗未曾激情澎湃,也没有伤心欲绝,只是以普通的生活来表达,来倾诉,非奇情之人,绝对不能做到如此之安静。说到这里,又不能不说故事的结尾,书中说‘兵士以诗白于帅,帅进之。玄宗命以诗遍示六宫,曰:“有作者勿隐,吾不罪汝。”有一宫人自言万死。玄宗深悯之,遂以嫁得诗人。仍谓之曰:“我与汝结今身缘。”边人皆感泣。’这样的结尾和上面的崔护哭醒赠水女有异曲同工之妙!在这样的奇情力量的感召下,不管是九五之尊的皇帝,还是普通的人民,都会被感动,都会被感染,都会变得奇情起来。于是唐玄宗不但没有怪那个宫女,更为那个宫女结了今生之缘,于是‘边人皆感泣’。古往今来,凡寄爱于诗者,多倚景,经典者如上面的“人面桃花”,如《诗经*秦风*蒹葭》中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数不胜数。这首诗不同的是,它没有将情寄于众人眼中的景,而是寄于人们都在其中的生活里。这也许就是该诗能感动人的最奇情的地方吧!(试看今日之艺术作品,真正能以奇情谓之的,唉,只有摇头感叹了。)

未定义标签

本文来源:推文收录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zccw.com/i/102692.html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部分内容为用户投稿内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本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