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你好!欢迎访问本站!登录
推文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醉咖40-44 章》(谋略无处不在 人性千姿百态)

2021-01-10经典语录站长2886°c
A+ A-

  第四十章 : 捷报频传

  8月1号,晴空万里。

  桃花区商会四大部门负责人轮岗就位,机关里波澜不惊。商会本身就是无实权群团组织,其他三位负责人平级换岗,萧铜虽然提拔了,但作为理论调研部负责人,这是最清淡的部门,既要真才实干,又枯燥无味。

  萧铜下班时,到郑会长办公室,想请会长喝一杯,聊表心意。郑会长摆摆手,“萧铜,我们既是上下级关系,也可以说是朋友关系,你到这个部门,从实惠的角度看,不如其他三个部门,但理论调研部最考验人,不作为也可以混,主动作为能出成绩,现在区领导需要了解一线情况,无论工业还是商贸,所以,到新岗位,你要甘于寂寞,乐于奉献,勤于思考,善于调研,敢于发声,世间自有公道,付出必有回报。还有,提拔你不仅仅是我的意思,花常委也很关心你的发展,你不要辜负。工作一如既往做好,酒就不要破费了,你一个人在荔湖也不容易,我们经常在一起喝,一样的。”

  萧铜当然尊重会长的指示,坐在汽车里,想着多年来的拼搏才有今天的小小进步,而这样赤手空拳的努力还是一无所有,要奋斗到何时才是尽头,想着想着,潸然泪下。想和兄弟们整一杯,又想喊莫槿书同庆,可是,会长说了,实干才是王道,喝一场又代表什么,虚无的欢庆暂时放一边吧。

  一个人,依旧是梦坷一生。

  眼看过了一个多月,工作调动的事还是没有消息。卞悦莹每天在家坐立不安,不敢问傅局长,钱送过,色相也献了,难道领导不爽,扪心自问不懂哪里没做好,可以补啊。愈是无动静,愈是不敢打听。已到7日立秋,外面依然酷热难当,焚心似火,急得脸上爆出小痘痘。无奈电话褚彪,“褚乡长,我那事还没说法,我该表示的意思都到位了,麻烦你帮我问问,需要什么我会竭尽全力。”

  褚彪正无聊滴在黑虎塘村委会办公室电脑上下象棋,“卞老师,以后不要喊我乡长,我下放到村里啦,可以喊褚支书,调动的事,你自己要学会主动与领导沟通,你不主动,领导怎么会互动?你稍等,我现在就问。”拨通傅哲手机,说明情况。

  “兄弟,这一月来局里波涛汹涌,不安静啊,我哪有空理会那事,不过,事情招呼已经打好,我会把局里负责此事的同志联系方式告诉她。就这样,马上还有汇报,改天聚。”傅哲话音落,电话挂。

  褚彪原本照抄转告,卞悦莹手机同时收到傅哲发的短信。

  连续跑了一周,到处填表盖章,到14号,卞悦莹终于把手续办好。老公去外县补课赚外快,公婆照看着孩子,全靠自己奔波,终于落定。想到傅局长办公室表示感谢,关门无人,问隔壁办公室,得到冷漠的回答,“局长最近很忙,找不到他的。”回家,路过菜市场,多买了几个菜,晚上自己弄了四两家乡的衡水老白干。

  周五下午5点,桃花区教育局通知全体机关工作人员到大会议室开会,区委组织部林部长与干部科邓科长到场,傅哲与苟局长分座 台两侧。全体人员悉数到场,苟局长主持会议,邓科长首先宣读任命决定:苟勤奋同志任区文明办主任科员,免去区教育局局长兼局党组书记职务;傅哲同志任区教育局党组书记、常务副局长,主持工作;方天同志任区教育局副主任科员。

  会场炸窝,七嘴八舌,苟局长连忙通知大家安静,欢迎林部长讲话。

  林部长首先对苟局长工作予以充分肯定,然后对傅哲的任命重点说明,主要意思:第一,年轻有为,傅哲同志大学期间就担任学生会 ,工作以来在省部级教育期刊发表多篇科研论文;第二,乐于奉献,傅哲同志主动到阿拉善支教,在当地教学质量名列前茅;第三,廉洁奉公,主动上交无法退掉的三万元;第四,团结同志,与人相处融洽,群众基础好,获得绝大多数同志推荐认可。最后,就原第一副局长方天同志改任副主任科员作了说明。

  苟局长、傅哲、方天分别作了表态发言,坚决拥护区委组织部关于教育局领导班子变动的伟大英明正确决定。会议结束,组织部领导走了,苟局长与每位机关工作人员握手致谢,傅哲跟在后面陪同着,以示恭谦。

  原第二副局长袁琦喜忧参半,举报第一副局长方天赌博,终于把他拉下水,弄到副主任科员,当然可喜。可是,名列第三副局长的傅哲,居然主持工作,不得其解,万分不爽。这小子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捡了便宜,还是有贵人相助?

  危地马拉的原第一副局长方天,怒火冲天,刚才表态只是冠冕堂皇,心想以后就混混日子,牌照打,酒照喝,能怎么着我。至于袁琦小人举报,哼,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走着瞧。

  三个副局长,各怀鬼胎,机关人员议论纷纷时,已经过下班时间,其他部委办局同志已经欢度周末去了。

  这场任命,选在周五下班前,的确煞费苦心,高明!

  区机关里,只有花艳丽的办公室灯亮着。

  待教育局机关人员走尽,傅哲去了花艳丽办公室,向姨表姐汇报刚才的会议情况。

  花艳丽指示:要顺利做好交接工作,尽快适应新岗位,近期要低调,参加吃请注意对象,对你我的关系要严格保密,包括你那几个小兄弟,不要酒后失言。

  傅哲点头,惟命是从,请姨表姐晚饭。

  “算啦,呼延副省长在荔湖,我要和市领导陪同。”花艳丽拿出化妆镜在办公桌前开始装扮,职场领导变成白领丽人。

  反正傅哲又不是外人。

  第四十一章:快乐无罪

  晚餐在家和邵冬冬干下一瓶红酒,算是庆祝。

  预感会有非议,吃完傅哲进书房打开电脑,进入荔湖论坛,查看帖子。果不其然,有一条针对傅哲火箭提拔的帖子,质疑其何德何能,怀疑上交赃款是无中生有自导自演,遣词造句一看就是章兵一贯的风格,各种评论已有四十一条。这时如果急于辩白自说自话,显然有失水准,傅哲电话余骏,“余科长啊,荔湖论坛里关于局班子变动的帖子,有没有看。”

  “傅局,我马上上网,领导有何指示请吩咐。”余骏明明已看到,也猜出系章兵所为,无奈自己还在章兵手下,不便点评。这年头,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搞个马甲能骗谁啊。

  “余科长,你马上回帖,把组织部对我的四点评价发上去,今晚包括明后天,要持续回复,要让正气压倒邪气。还有,你不用顾虑,下个月,我将提拔你当任基础教育科科长,你将会是我的得力干将。”傅哲很清楚余骏的两难处境,唯有解除后顾之忧,才能冲锋陷阵,浴血奋战。

  “好的,一定遵照傅局指示,章兵在局里倚老卖老,狂妄自大,我早就看不顺眼,岂能容他信口雌黄,血口喷人。”余骏喜出望外,傅局还没有坐到老大办公室,就许诺提拔自己,这么英明的领导,除了他,还能依靠谁。余骏大胆的实名新注册,回帖亮明教育局一员身份,为领导歌功颂德,原汁原味复述傅哲的四大亮点。对发帖者不敢亮明身份、抹黑领导的小人行径,嗤之以鼻。

  章兵看到余骏为傅哲摇旗呐喊,对自己公开挑衅,气得咬牙切齿,盘算着后面工作中如何刁难,给点颜色看看。

  余骏的持续回复,对帖子的网络舆论导向,起到正面作用。余骏敢于实名,就是魄力与胆量,就是破釜沉舟,章兵始终没敢。

  傅哲周六周日连续泡在书房,密切关注动态,对章兵与余骏下一步怎么摆布,已经了然于胸。

  敢于破釜沉舟的,不仅仅是余骏。

  周六下午,萧铜接到莫槿书电话,让他陪同半天,不许推脱。半月多未见,哪敢说不,莫槿书车开到白鹭洲小区门口,待萧铜上车,把车内音乐调低,“萧哥,我的协议离婚已经顺利办好,我自由啦。”

  “啊,怎么没咨询我,你自己怎么会办的。”萧铜不吃惊结果,只是对操办过程毫不知情,十分讶异。

  “你懂什么,自己还没有结婚,还有,你掺和合适吗,此地无银三百两。是学姐慕容卿给我介绍了她的离婚律师帮忙的,费鲲蓄意隐瞒他的婚前身体缺陷,无话可说,为了维护他的面子,第一步协议离婚,街道司法所见证盖章,以后可以直接作为法院判决法律依据,他目前不敢告知他父母,我们表面维持原状,但不会有夫妻之实,他反正以生产忙的名义长期住在公司里,过一段缓冲期,合适时候会办理离婚证,律师会继续关注事态进展。反正,我已经告诉我爸妈,他们支持的。费得利如果有意见,大不了把我们家的股份从企业撤出来。”莫槿书神采奕奕,犹如逃脱地狱。

  “恭喜恭喜,自由万岁,独立万岁,那下午我们去哪哈皮庆祝。”萧铜长舒一口气,今天的莫槿书,将开始涅槃。

  “哈你个头,就知道及时行乐,毫无长远眼光,下午你跟在我屁股后面,就会明白。”莫槿书的车子已经驶上湖光路,沿荔湖北岸飞奔。

  萧铜的左手,沿莫槿书栗色秀发,滑到背上、滑到腰际、滑到臀部,在弹力十足的屁股上轻轻掐了一把,“我作个记号,万一下午跟丢了,可以找到。”

  “看你饥渴难耐的,不要乱摸,我亲戚来了。”莫槿书减速右拐,车子在拜占庭公馆停车场,熄火下车,把后座的材料袋塞到萧铜手里,“我在这里买了一50平方米酒店式公寓,精装修拎包入住,今天来交房验收,各类手续你和我一起弄。”

  “你有钱人说买就买,你是以后住这,还是投资。”萧铜暗想自己到现在还在原始积累,差距啊。

  “我还住现在的地方,至于以后怎么办再说,这里,是我的私人空间,我周六周日读书写作以及工作日午睡的地方,我需要全新的环境,以不负我美好的心情。我选择最高层的3309,湖光山色尽收眼底,一览无余。公寓是指纹锁,只会输入我们俩的指纹,萧哥,你随时可以来,我的就是你的。”莫槿书搂着萧铜的胳膊。

  舞台搭就,就等敲锣打鼓,好戏上演。

  忙活了一小时交房手续,又忙活了半小时的家居验收,萧铜全身心投入,问东问西,以主人翁的姿态,事无巨细全面了解。莫槿书特欣慰,终于有个男人为自己忙活,这种感觉真好。

  斜阳当空,俯瞰荔湖波光粼粼,两人拥抱在一起,如胶似漆。“萧哥,明天周日,你来帮我搞卫生,我大姨妈来酥软无力,我也不喜欢叫保洁公司,好不好。”

  当然,当然,全凭差遣。

  晚上,两人去银狐翡冷翠西餐馆欢庆新时代的开始。

  周日一早,萧铜自己开车到拜占庭公馆3309,指纹锁一按,就穿着沙滩裤,施展手脚。莫槿书进来,看到萧铜赤膊上阵,笑靥如花,慵懒的躺在床上,看心爱的男人做牛做马。

  半天搞定,中午两人去宜家密西,下午在宜家里面购置了不少用品,俨然要长期厮守,烧火做饭的模样。

  是的,莫槿书曾经说过:有烟火,才是家,家就要食人间烟火。拜占庭,不仅仅要有烟火,还要活色生香,两人又去了恒隆,为彼此添置放公馆里备用的内衣裤等,营业员对莫槿书说,“你老公很有情趣啊,选购的款式都很前卫。”

  莫槿书看罢感觉羞于启齿,微笑不语。萧铜心想,这些算什么,更具欧美日韩港台情趣的,还有呢,以后慢慢呈现。

  快乐是甚么?不懂,反正快乐无罪。

  第四十二章 : 旗开得胜

  晚饭后,两人去麦乐迪KTV吼歌,挑了几十首男女对唱情歌,面对面叠座在一起,卿卿我我,不亦乐乎。

  难解百般愁,相知爱亦浓。

  煞风景的电话来了,傅哲说要急事商量,方便否。

  莫槿书撅起樱桃小嘴,萧铜说全凭莫大人指示。

  “你倒好,把难题交给我,你是大哥,我以后要是做了大嫂,你的兄弟们说我不通情达理,你怎么办。”

  “哪个敢啰嗦,掌嘴。”萧铜当然舍不得美人走。

  “既然是急事,你让他来就是呗,但是,23号晚上你不许有任何安排,一心一意陪我。”莫槿书嘴对着萧铜的嘴,作出最高指示。

  萧铜微信傅哲位置和包厢号,和美人又深抱热吻一番,恋恋不舍滴分开。

  两天里,傅哲谢绝了多个庆祝名义的饭局邀约,周日在家晚餐后,思量明天将坐进老大办公室,还有一点点忐忑,于是。萧铜这两天忙着快乐窝,压根不懂教育局的波涛汹涌,点上一支烟,听傅哲说完这几天的事,很不满意,“不上路子啊,这么大的喜事,没有第一时间通报兄弟们,和你家邵冬冬还能怎么庆贺,把床板搞断啊。”

  “彼此彼此,你提拔为调研部主任,也没有告诉我啊。”

  “我那是商会内部小变动,不值一提,你这是局班子大变动,万众瞩目,这两天桃花区教育系统很多人应该知道了,作为兄弟我居然置身事外。还有,我商会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事我怎么可能不懂,我七月初就懂了,你不要问为什么,小弟我一直关心着你的进步。这个暂且不提,今晚的重点,是帮我再谋划谋划,以期旗开得胜。”傅哲等不及了。

  萧铜取出一支烟,叼在嘴里,不点,不语。傅哲一看,知道这是萧铜胸有成竹故意摆谱的标志,凑过来拿火柴点燃。

  “你要听上策还是下策,只能选其中一个。中策今天没有,你现在是局老大,不是原先第三副局长,要彪悍一点,那种妇人之仁的中策,要少用。”萧铜笑眯眯的吐着烟圈。

  “以我对你的了解,上策杀人不见血,下策重拳出击外伤难免,还是来一份上策吧。”傅哲洗耳恭听。

  萧铜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不紧不慢滴抛出所谓上策,傅哲前前后后点5次烟,终于听完,“老萧,妙计,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大恩不言谢,今天耽搁你和嫂子的快活,改天请你俩,还有两个兄弟聚一下,好久不见啦。”

  “什么不言谢,月底你给我帮个小忙,找一下四中的施校长。“萧铜终于逮到时机,把两个月前的不爽摆平。

  “你在荔湖举目无亲,有什么事要找他,何况不是什么热门学校。”傅哲不解。

  萧铜把亚历山大娱乐城和崔涵涵最后的事说出,“你和露露出去快活,我只是口头想戏耍她,却被这瞎了狗眼的贱人说我卑鄙,这口恶气必须疏通一下。”

  “事情倒是小菜一碟,施校长昨天请我吃饭,我也没答应。只是这事你可不能暴露我的身份,毕竟我和露露愉快共度过,她们又是小姐妹。”傅哲想到露露,金丝眼镜里面散发着绿光。

  “放心,你还是傅教授的身份,这种小伎俩肯定玩得滴水不漏,届时我提前一天告知方案,保证稳准狠。”

  “好,干杯。”兄弟俩拿加多宝碰杯,尽情吼了一批信乐团的歌《死了都要爱》《不死心还在》。

  周一上班,傅哲召集教育局机关党组开会,首先说了一番冠冕堂皇客套话,对苟局长留下的丰功伟绩表示敬意,对欢送苟局长的时间人员安排作了征询。接着,就局班子领导分工及个别人员任免进行磋商,会议过程不乏疙疙瘩瘩,傅哲和风细雨的诠释安排思路,最终还是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方式顺利通过。上午11点,紧接着召开机关全体人员短会,宣布了刚刚通过的会议决定,班子分工还是老套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章兵被提拔为局长助理,具体工作就是协助傅哲工作,别无其他;余骏任基础教育科科长。午餐时,食堂里三五成堆的议论着:有的说傅哲宽宏大量;有的说傅哲这是架空章兵,杀人不见血;有人说章兵因祸得福但明升暗降;说余骏见风使舵坐收渔翁之利。

  面对部分同事虚伪的恭维,章兵浑身不自在,端着餐盘一个人坐在食堂角落,还在揣摩新老大不按常理出牌。傅哲端着餐盘坐到章兵对面,“老章啊,你在局里二十多年,业务熟练,为人正派,系统内情况熟悉,以后的工作,还得多靠你协助,对班子及我个人有意见,尽管提,只要为了把工作做好,一心为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要在局机关开创民主、理性、正义的新局面。”章兵听得无言以对,一块半熟的红烧肉嚼在嘴里,嚼不烂、咽不下、又吐不出,就支支吾吾滴点着头,心想傅哲这小子笑里藏刀、绵里藏针、太刁啊,不好对付。余骏隔两排,偷看章兵窘迫的样子喜不自禁,“章科长啊章局助理,你还能管我吗,基础教育科现在可是我的天下。”

  当卞悦莹看到荔湖论坛关于桃花区教育局班子调整的帖子时,已经是周一下午,惊呆得久久合不拢嘴,就像自己买了原始股突然暴涨,比自己老公中了状元还要兴奋。更令她感慨的是,送的三万元傅哲交到纪委了,清官啊,太廉政了!看到网上说傅哲是自导自演的质疑,又觉得难受,自己是不是应该站出来为领导辩白。思前想后,坐立不安,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才能按捺躁动的心。就发了短信给傅哲:傅局,调动的事已经办好,万分感谢,想请您今天晚上吃个饭聊表心意。傅哲看到短信,想到萧铜说过,也可以考虑利用卞悦莹微薄之力,欣然答应,指定相对偏僻安静的川岛料理。

  思量应该进一步加强与领导的关系,以图今后有所求,傅哲既然是一把手大权在握,下一步就把老公井海龙从黑虎中学也调到桃花区。卞悦莹决定循序渐进的加大投入,从ATM机取了一万元放在包里,恐怕傅哲不要,打算临别时塞给傅哲。

  下班后,傅哲让余骏把自己送到川岛料理店,卞悦莹已经坐等在4号小包厢。嫌清酒太淡,傅哲要了一瓶伏特加,举杯,卞悦莹对调动的事再次感谢,对傅局廉政遭疑义愤填膺,说自己愿意抛头露面证明属实。傅哲很欣慰,“卞老师,既然你已经看到荔湖论坛里的帖子,争论也渐趋平息。你这么说,我想啊,孤证不立,如果你站出来说说也可以的,你要这么讲。卞悦莹连忙拿出手机,新注册一号,登录论坛帖子回复:本人是三万元行贿者,为了孩子上学的事,不听劝阻硬把钱放在领导傅局办公桌上,领导告诉我不好办。我想逼迫领导就范,想不到领导依法办事,通知我去拿钱,我不听,现在才得知傅局无奈就把钱送到纪委。是我连累领导,如有不信者,我可以和你相约到教育局当面对质。一按发送,已经是第250条回复。

  一瓶伏特加喝完,两人出了料理店,卞悦莹问领导还要去哪里,随时奉陪。傅哲听出弦外之音,不禁回想起在馋猫酒吧包厢里的痛快,说去附近的西域足疗。两人进了包厢,傅哲躺下,技师提醒卞悦莹把连裤袜脱下来,卞悦莹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当着领导的面暴露内幕,傅哲看出卞悦莹的意思,想着还害羞个毛,“你要不要我把眼睛蒙起来啊。”得到领导的鼓励,卞悦莹把超短裙提起来,脱下袜子,傅哲看得明显起反应,心想卞悦莹脸蛋一般般,但结实的翘臀手感的确不错。一个钟服务结束,技师问要不要加钟,傅哲说不要,我们有重要事情要商量,把门关好,不叫不要进来。技师心领神会,东西收拾妥当,把门带上。卞悦莹见状,连忙从包里拿出银行信封,塞到傅哲包里,“傅局,您给我帮了大忙,自己一毛钱没拿到,还落得小人猜忌,我这里一点点小意思略表感谢,不成敬意。”傅哲压根就没有推脱,一方面感觉卞悦莹为人还算义气可靠,自己的确也帮了忙,另一方面以后各类活动难免变多,需要额外开销。

  “卞老师,你过来一下,”待卞悦莹走到身旁,傅哲把卞悦莹拉上自己的足疗床。

  第四十三章:紫色风铃

  连续三天没有看到郑会长,萧铜疑惑不解,设想了种种可能,难道:双规?不禁倒吸一口空调凉气。

  周四23号,大街小巷弥漫着爱的潮水,七夕节,一个古老的朴素的传统节日,近几年人民群众物质生活丰富后,开始追求精神消费,万恶的商家伺机运作,终于成功的把七夕节变成爱心泛滥的购物节。萧铜记着莫槿书的约定,今晚必陪,当然也得表示表示,不能免俗,精神消费需要物质支撑,不是海市蜃楼。

  上班后终于看到亲爱的郑会长,依然是摩丝梳的大背头一丝不苟,笑容可掬。会长喊萧铜到办公室,给了一条西藏雪莲烟,“鲁敏那边感谢我广州行的帮忙,请我去西藏参加雪顿节,还有汪总几个朋友,跑了几天,开了眼界累了身心。”郑会长喝了一口金骏眉,看萧铜还疑惑着,“我也是第一次参加雪顿节,上周五8月17日,藏历六月三十日,释迦牟尼佛节日,善行恶行乘九亿倍。信众戒杀、吃素、放生、供灯、供花、诵经、持咒等断恶修善,并尽力行持善法回向给虚空法界一切有情众生,祈愿世界和平,祈愿家人、朋友平安喜乐!”

  萧铜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心想老同志你信道家的,怎么赶这摊子热闹,何况汪晓怡和鲁敏这样的信众,去那里是作秀还是思改?如今伪信徒层出,就有些人心怀狡诈却混迹求佛的道上,企图磕磕头粉饰自己的道貌岸然。想归想,萧铜还是耐心的听会长讲西藏的风土人情和奇闻异事,倾听就是尊重,分享领导的喜悦也是工作内容之一。

  下午三点,萧铜提前撤退,到恒隆看看买啥送莫槿书,起初不经意,而今爱之深。看到一楼法国娇兰小黑裙淡香水易拉宝,即将于2012年9月1日起在全国各大法国娇兰形象专柜开始售卖,恒隆娇兰专柜作为特批之一仅今天七夕节提前预售一天。萧铜向导购小姐作了咨询,感受着小黑裙的香氛,其优雅、俏皮的形象与香调令萧铜着迷。这种感觉与莫槿书的气质如出一辙,萧铜觉得此物太应景,买了一瓶50ML款与一支小黑裙甜漾唇膏罂粟情人款。

  晚六点,在拜占庭公馆左侧的瞰湖轻奢餐厅1号半包卡座,两人甜蜜抱坐在一起,对面座位闲置。着看着萧铜的礼物,莫槿书喜出望外,幸福得倒在萧铜怀里,“知我者,萧哥耶。”

  红酒依然两瓶,否则何以尽兴。金汤瓜条鲜竹蛏/古法鲍鱼捞饭/葱爆澳洲小牛肉/银针翡翠炒和菜/田园时蔬秀/小米糕/精致鲜果拼

  依然美人美食美酒,不负良辰美景、

  两瓶倒尽,杯中还剩最后一大口,莫槿书绯红的脸色略显肃穆,“萧哥,其实你还不够关心我,今天除了是七夕,你知道还是什么日子吗。”萧铜酒后思维特别活跃,纵横古今中外,自以为是的回答了十几个答案,依然不对,无奈缴械投降。

  “萧哥,今天是我的身份证生日,而且是我30岁生日,过了今晚,我就是三十几的女人,青春不复啊。”

  萧铜对着艳若桃李的美人,“我真的没有关心到位,我保证下不为例,你咋不预告呢,待会儿我去补买蛋糕,还有,三十岁的轻熟女人最有韵味,青春兼知性,恰到好处,不要为赋新词强说愁啦。”

  “我和自己赌了一把,我赌你能猜到,想不到你也有笨蛋的时候,幸好还能亡羊补牢,待会儿买个小小蛋糕就是,实质大于形式,我要对湖许愿,还要罚你今晚跪床侍寝。”莫槿书有点哀婉,轻轻叹了口气,“我是1983年8月23日生的,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也算鬼节,每年生日就在祭祖的当天,交错的感觉自己也淡然了。今年的农历生日是月底的31号,费家原本就许诺过为我三十岁生日大办,虽然我和费鲲已经协议离婚,但老费夫妇还不懂,原计划还是要举办的,我父母说了暂时现状如此,就按计划办吧,真是一场见鬼的盛宴啊。”

  “所以,我内心认可的三十岁生日,只有今晚,萧哥,你要陪我度过12点的月色,仰望天际时光如何不留,你要认真的看我进入三十岁,不要因为我青春不复而厌倦我。”

  萧铜把莫槿书紧紧搂在怀里,深爱无言,爱善渡万物而不鸣。

  大交杯喝完最后一滴红酒,两人搂着去吧台买单。经过5号卡座时,萧铜惊讶的发现,自己曾经的准丈母娘童副局长和自己亲爱的领导郑会长,两人面对面在畅饮,相谈甚欢,都没有注意到萧铜。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想不通就别想,不该问的就别问。

  还是相信,所见非所见。

  出门手机搜索到附近的艾麟烘焙房,酒后车子就停在餐厅门口。两人买了6吋小蛋糕,莫槿书还在隔壁袭人花店买了一束紫色风铃,兴高采烈的上了拜占庭公馆3309。

  在餐桌点上蜡烛,倒上两杯红酒,望湖许愿。莫槿书推开窗户,东南微风从荔湖吹来, 清风扑怀。餐桌上的紫色风铃,优雅如瑶台仙子,两杯红酒,浸润着光阴,与她静静相对,欢乐雄起,心旷神怡。

  萧铜深吻着莫槿书,问刚才许愿可以说吗。莫槿书摇摇头,“天机不可泄露,萧哥你表现够好,我的愿望都会实现。”

  两人啃了一口蛋糕,”还有的,看我表演,”萧铜看着蛋糕上的两颗大樱桃,邪念冒出。

  沐浴好,莫槿书按吩咐躺在床上,萧铜托着蛋糕,中指把奶油涂遍莫槿书全身,从猩红足趾翻山越岭到甜漾红唇。

  巧舌如簧!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

  紫色风铃,静观销魂一夜拉开帷幕!

未定义标签

本文来源:推文收录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zccw.com/i/101809.html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部分内容为用户投稿内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本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