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你好!欢迎访问本站!登录
推文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说说 - 正文

说说这辈子。你最伤心的一天,发生了什么事?

2021-01-07动态说说站长10119°c
A+ A-

我这辈子,最伤心的一天不是失恋,也不是父母的仙逝,而是我的同胞兄长,毫无征兆的离我而去,抛下所有爱他的亲人,独自一人命赴黄泉。

写了几篇关于我二哥的文章,都只写了一半,便留在草稿箱里,不敢去触碰,怕自己太伤心,今天决定把这件事写出来,不再提起。

原本以为失恋会很伤心,会痛不欲生。一场阴谋过后,气的吐了一口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跌跌撞撞闯了过来。

第一次经历与母亲生离死别,我就想,这个灰色的日子,是我人生最伤心的一天,伤心莫过于骨肉分离。

半年的时间里,人很悲伤,终日以泪洗面,思念着母亲,害怕着亲人离去。

那年冬季,老父亲83岁生日时,二哥缺席,忙着挣钱,就不回来了。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因为二哥是个大孝子,从不缺席。

没有二哥参加的寿宴,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感觉二哥做的太苦,再坚持一年的话,侄子就大学毕业了,二哥便可以改行做别的工作,不再拿生命来赌明天。

席间,大哥说,二哥曾托付他,如果他遭遇不测,请大哥代为照顾侄子。

那时侄子大学快毕业,准备考研,二哥压力很大,曾笑着抱怨说,侄子如此的读下去,会把他给"研”死的。大家都劝二哥,等侄子大学毕业后,改行,不要再做高空作业了,危险!

二哥干的是维修掉篮的工作,一有闪失,顷刻毙命。

记得那天刚刚打霜下冻,地上结了薄冰,二哥吃完早餐,便去开工,从十二层高的窗户上垮上掉篮,脚刚踩上挂篮的边缘,他不知道掉篮上结了冰,他脚下一滑,人往空中坠落……

当我亲手从火葬场的冰柜里,拉出装有二哥尸体抽屉的那一刻,大姐,二姐别过了脸,大哥倒退着侧过脸蹲在地上抱着头,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号叫声,我定定的看着二哥。

我看到二哥的一只眼微睁,另一只眼闭合着凹陷,眼角正流着泪,我伸出手试着去擦试二哥的眼泪,手在空中无助的乱抓,落不下去。手被三哥拉住了,三哥上前抓住二哥的左手,我拉起了二哥的右手,我无法形容我二哥的一张脸……我的身体颤抖,眼泪象拧开的水笼头,长流不止。

听老人说,非命死的人,在看到亲人的那一刻,会流血流泪。而我,当看到我二哥的那一刻,他眼角正溢出泪往下流,头上流出的血在滴……我努力的试着帮他擦泪,手在空中无力的颤抖,却落不下去。

很多年过去了,我不敢看高空作业,不敢看攀岩之类的活动,每当看到空中掉篮,我就会想起我苦命的二哥,他若不是意外,他应该活的很好,早己享受天伦之乐。

我想,这个世界有太多的难以言说的哀愁。二哥的死,对我们每个亲人打击很大,对于我的二哥来说,他是一时迷了路,想找个地方歇歇。他只是累了,困了,冷了,想我母亲了,想到另一个世界去寻找安乐,寻找温暖,寻找母爱。

愿天国没有伤痛,没有贫困,愿二哥一路走好。

未定义标签

本文来源:推文收录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zccw.com/i/101464.html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部分内容为用户投稿内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本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