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你好!欢迎访问本站!登录
推文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点击继续阅读:《偏执老公宠上天》—姜咻

2020-01-28经典语录一只机器人71°c
A+ A-
淘宝返利机器人

  “姜小姐,把衣服脱了吧。”上了年纪的下人表情冷淡,垂着眼睛,并没有多少恭敬。

  姜咻咬了咬下唇:“……为什么还要脱衣服?”

  下人笑了笑,有点轻蔑的道:“我们老夫人花了那么多钱把你买来冲喜,总不能不验货吧?”

  姜咻脸色又白又红,难堪的揪着自己的衣角:“……我……我没有交往过男朋友的……”

  下人却跟没有听见似的,不耐烦的道:“快点,老夫人还等着我去回话呢。”

  姜咻几乎把自己的嘴唇咬出血来。

  在昨天之前,她都还是姜家的二小姐,虽然不受宠,甚至备受欺凌,但是也没有遭受过这种侮辱。

  姜咻一直知道因为自己私生女的身份,父亲阿姨和姐姐都不喜欢她,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了填补姜氏药业巨大的资金窟窿,父亲竟然会选择把她卖给别人家做冲喜的童养媳!

  离开家之前,姐姐姜薇还亲自到她房间,跟她详细描述了一番她未来的丈夫是个什么样杀人如麻的恶魔。

  提起京城傅家,估计没人会不知道,这个屹立了几百年的庞然大物仍旧掌控着A国命脉,而傅家这一辈的老大傅沉寒,在外人称“寒爷”,关于他的传闻,几乎可以用嗜杀如命、心狠手辣、喜怒无常、阴翳诡诈等等一切负面的词语来概括,是能止小儿夜哭的恶鬼。

  只要听到他的名头众人都会退避三舍,更没有人敢嫁给他,所以才会在这个魔鬼受重伤命悬一线,傅家的老夫人想要找个人冲喜时,挑上姜咻。

  姜氏药业要钱,傅家要个童养媳,两边都很划算,合作非常愉快,被当成货品的姜咻却在第一天到傅家的时候就被人带进了阴暗的密室里“验身”。

  下人不耐烦了,皱着眉头高声道:“姜小姐,我给你面子叫你一声小姐,就别给我摆什么千金小姐的架子了!你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我清楚的很!你不乐意,我还不乐意呢!谁知道你能活多久?寒爷杀人如麻,指不定什么时候你就……”

  “别说了。”姜咻声音很低,也很柔和,带着一点江南人特有的糯软调子,软软的让人心里发痒:“我……脱。”

  下人扬了扬眉,嗤笑了一声,随意的打量了姜咻两眼。

  不得不说老夫人随随便便买来的童养媳都标致的很,不妖不媚的巴掌小脸,眉眼生的尤其漂亮,像是春日里带雨的桃花,眼珠子跟琉璃似的干净澄澈,不带一丝杂质,皮肤更是白皙细腻的让人惊讶,泡了牛奶的软豆腐似的,是真正的“肤如凝脂”。

  更别提说这才十八岁的年纪,还没有长开,要是有命活下来,肯定是个祸国殃民的妖精!

  姜咻细长白嫩的手指搭在了自己衣服的纽扣上,正要解开,突然外面有人道:“林姨!老夫人让你赶紧把人带去甘棠院!好像大少爷要不行了!”

  林姨愣了一下:“可是我这里还没有验身呢……”

第2章 甘棠院

  外面的人随意道:“反正大少爷也不会留着她,管她干不干净呢!走吧!”

  林姨一想也是,就傅沉寒现在那个样子,就算这个姑娘不干净,他也发现不了啊,于是瞪了姜咻一眼:“跟我走!”

  姜咻松了口气,连忙把扣子扣好,但是随即想到自己这就要去见那个传说中暴戾恣睢恶鬼一般的男人了,又有些紧张。

  她低着头,一路跟着林姨,走了十多分钟,林姨才终于停下了,对姜咻道:“自己进去。”

  姜咻抬头,看见了一个很大的院子,四合院的样式,里面种了很多西府海棠,正是花季,一地都是粉白的花瓣,十分漂亮。

  这里……就是那个人的住处吗?

  林姨一把将姜咻推进去,敷衍的说:“老夫人把你买来是冲喜的,你好好伺候寒爷,没准儿寒爷的身体就好了。”

  说完畏惧的看了一眼院子,转身匆匆忙忙的走了。

  四周没有一个人,院子里也静的出奇。

  姜咻深吸口气,才进了院子,所有的房门都关着,她看了看正房的地方,小心翼翼的伸手敲了敲。

  没有反应。

  姜咻看着雕花的门板一会儿,不敢贸然进去,干脆就蹲在了门口,盯着院子里的海棠花。

  院子里除了风声,一直都很安静,姜咻不知道自己呆了多久,只知道天就要黑了,她看了看没有一点动静的正房,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刚刚有人说寒爷快要不行了,现在这里一点声音都没有,那个人不会是……死了吧?

  姜咻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鼓起勇气,小心的用手推了推门。

  门没有锁。

  姜咻谨慎的透过门缝看了看,确认里面的确没有人,这才进了房间。

  摆设都很简单,甚至有些敷衍,一张挂着床帐的床摆在房间正中。

  姜咻一步步上前,轻手轻脚的撩开了床帐——

  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等着看见一具傅沉寒的尸体。

  没成想尸体没看见,倒是看见了一副满是疤痕的肉体。

  那是男人的背脊,很清瘦,骨头的轮廓清晰可见,上面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疤痕,就算以姜咻的本事,也只能分辨出一小部分疤痕是用什么东西造成的。

  但瑕不掩瑜的是,这幅身体虽然全是疤痕,但是宽肩窄腰,皮肤冷白,骨头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充满了纯雄性的爆发力和压迫力。

  姜咻后退两步,脸颊爆红,捂住了眼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冷淡的拿过一边的衣服穿上,一双凌厉的眸子划过少女瘦弱的身形,嗓音轻慢又带着几分低醇的磁性:“你就是我的童养媳?”

  姜咻捂着眼睛,啊了一声,嘴唇颤抖了一下,“……嗯。”

  傅沉寒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过来。”

  姜咻愣了愣,慢慢的将手从眼睛上放了下来,立刻就对上了一张几乎让人几乎窒息的脸。

  她活了十八年,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第3章 老男人

  傅沉寒容貌昳丽,眉眼清冷,薄薄的双眼皮下睫毛非常之纤长,黑色的眼珠却冰冷的让人看不出丝毫情绪,凌厉又漂亮。

  他嘴唇薄,有一点唇珠,颜色却十分浅淡,加之苍白的肤色,让人觉得阴翳冷郁,背后发寒,好像面对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从十八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修罗。

  姜咻害怕的捏紧了拳头,不敢上前。

  傅沉寒似乎有些不耐烦:“我让你过来。”

  声音压低,更吓人了。

  姜咻只能上前几步,傅沉寒猛然伸手,姜咻整个人都砸在了柔软的床上,她吓了一跳,赶紧想爬起来,手胡乱的一抓,竟然摸到了男人温热的胸膛。

  傅沉寒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像是个小乌龟翻身一样将人翻了个面。

  姜咻雪白的脸颊已经通红了,眼睛里还有眼泪花花,她本来就长得软嫩可人,泪盈于睫的样子更是让人怜惜。

  但是她不敢哭,憋着哽咽看着傅沉寒——怕他嫌自己吵一刀把自己给咔嚓了。

  傅沉寒撑着床面,以一个俯视的姿势看着她:“多大了?”

  姜咻心脏跳得飞快,她甚至能够感觉到男人的呼吸,视死如归一般的闭上眼睛,蚊子哼哼般:“……十八岁……”

  傅沉寒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昳丽的眉眼显得有些冷漠,忽然嗤笑了一声:“说是给爷冲喜,还真的就买了个小姑娘回来。”

  姜咻不敢睁开眼睛,也不敢说话,细软的身子微微发着抖。

  傅沉寒起身,淡淡道:“起来。”

  傅家老太太往他这里塞人,他自然是知道这小姑娘底细的,要是换个背景不干净的,根本就进不了院子就身首异处了。

  姜咻爬起来,发现傅沉寒坐在她前面,她没办法站起来,只能委委屈屈的坐在床上。

  傅沉寒忽然压抑的咳嗽了几声,他伸手捂住嘴,咳出了满手的鲜血,姜咻的瞳孔瞬间放大了——寒爷是真的病的要死了。

  傅沉寒看见她眼睛里的惊恐,眸中有点儿笑意。

  ……这就吓到了?

  他不怎么在意的站起身,进洗手间洗干净了手,姜咻这才发现这个人非常高,也很清瘦,加上苍白的肤色,有些弱不经风的样子。

  姜咻想起之前自己看见的一身肌肉,脸又红了红,趁着傅沉寒下床,她也赶紧下床,乖乖的在床边站好,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

  现代社会很多人连“冲喜”“童养媳”这两个词都没有听过,姜咻自然也是陌生的,加之冲喜的对象还是传说中沿街过路满地人头的寒爷,她更加胆战心惊。

  傅沉寒很快就出来了,看见姜咻像只小动物一般的站在床边,十八岁的姑娘身姿婀娜,皮肤白如堆雪,一张脸生的清秀软糯,摆在那里似乎也不难看。

  傅沉寒坐到床上,声音很淡:“不管你跟我奶奶有什么联系,以后都安分些,我暂时不会杀你,要是你有什么不安分的动作……”

第4章 臭流氓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本来是想说“我就杀了你”的,但是话一出口,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那你就等着给爷陪葬吧。”

  姜咻睁大了眼睛:“……陪葬?”

  傅沉寒:“傅老太太没跟你说?”

  姜咻咬了咬下唇。

  就连被卖给了傅沉寒,姜咻都是昨天才知道的,其他的事宜她一概不知,应该都是直接跟她父亲商量的。

  姜咻低声说:“……我知道了。”

  她声音本来就软乎乎的,带着点儿奶味儿,小声说话更是甜软的让人心痒。

  傅沉寒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脸上表情不变,“那你是我的童养媳,应该是要陪睡的吧。”

  “……”姜咻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尤其是耳垂,几乎要滴血了。

  因为太惊讶,甚至微微张开了嘴,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傅沉寒继续说:“天黑了。”

  姜咻啊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傅沉寒的意思,她捏紧了拳头,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是不敢违逆他,只能慢吞吞的挪到了床边,坐到了傅沉寒的身边。

  傅沉寒没说话,就那么看着她。

  他杀过很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但是很少去观察人,不乏有不怕死的自荐枕席,可他不感兴趣。

  这还是第一次,傅沉寒仔细的打量一个人。

  十八岁的小孩子,似乎哪里都是软乎乎的,眉眼精致,鼻子小巧,唇瓣因为刚刚被咬过,胭脂色上有一条白痕,皮肤白皙粉嫩,吹弹可破,脖子纤长的像是一截最适合用来把玩的玉雕,当是触手生温的,而腰肢更是细的让人怀疑用一点力就断了。

  傅沉寒忽然伸手捏住了她还泛着红色的耳垂,姜咻吓了一跳,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傅沉寒面无表情的欺负那一点红色的软肉,姜咻觉得疼,但是委屈巴巴的不敢说,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傅沉寒说:“看着我做什么?”

  姜咻心想要是我打得过你我就不只是看着了,她鼓足了勇气,才憋出一句:“疼……”

  傅沉寒有点惊讶。

  他捏下耳垂就疼?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娇气?

  但是姜咻的耳垂确实被他捏的更红了,他一松手,姜咻就赶紧捂住了耳垂。

  傅沉寒这个人不愧他喜怒无常的名声,冷漠道:“今晚上你打地铺。”

  姜咻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连耳垂的疼都顾不上了。

  打地铺!这就意味着不用……

  傅沉寒躺到床上,没再理会姜咻,姜咻松了口气,不敢打扰傅沉寒,就像只小仓鼠一样在屋子里东翻翻西找找,最终在在一个柜子里找到了被子。

  四月里还是有点冷的,但是因为傅沉寒的身体不好,屋子里有地暖,姜咻小心翼翼的将地铺铺好,试了一下,发现不冷,轻轻的松了口气。

  她是不足月生下来的,外公费了大力气才把她从鬼门关抢回来,身体很不好,别人感冒自己都能好,她就要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真的是丫鬟命公主身,所以姜咻不敢让自己生病,她怕她一生病,傅沉寒嫌她麻烦,就不要她了。

第5章 小可怜

  要是被傅家退货,她害怕外公会受委屈。

  姜咻不是软乎乎不会反抗的人,要是别人这样对待她,她早就反击了,但是……

  姜咻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将她卖了的是她的亲生父亲啊。

  要是她被赶走,傅家反悔,外公也一定不能再接受治疗,只能等死,姜家也正是用这一点强逼姜咻来傅家的。

  轻轻地叹了口气,姜咻安慰自己其实还好,寒爷也没有传说中的那样见人就杀,现在自己还能躺在暖呼呼的被窝里呢,等之后她多赚一点钱,就可以将外公接出来了。

  床上躺着的傅沉寒突然道:“不准吵。”

  姜咻吓了一跳,赶紧抓紧了被子。

  ……她没有说话呀?

  难道是刚刚的叹气声?

  姜咻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了。

  但是傅沉寒却像是睡不着了,声音冷冷淡淡的,让人想起枝头的新雪:“你今天来的傅家?”

  姜咻点头。

  傅沉寒:“……”

  姜咻想起傅沉寒看不见,小声的说:“嗯。”

  “验身了没有?”傅家一家子的老古董,要求每个娶进来的女人都必须干干净净,傅沉寒知道,即便是这个用来敷衍他的童养媳,恐怕也是一样。

  莫名的就有点不爽。

  倒不是多在乎姜咻,就是觉得姜咻现在是自己的东西,别人不能碰她。

  姜咻脸红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没有来得及,就有人来催了。”

  傅沉寒心情莫名的好了一点,忽然坐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姜咻:“没有来得及?那就我亲自验。”

  姜咻先是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又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个毛毛虫装死,脸红的滴血。

  傅沉寒的声音仍旧是冷淡的:“自己脱衣服还是我帮你脱?”

  姜咻咬着嘴唇,告诉自己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外公不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会理会她的小脾气,在这个地方,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听话屈服。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姜咻一双好看的杏眼中还是有了水光,她慢慢的爬起来,低着头不敢去看傅沉寒,白皙细嫩的手指在灯光下白的像是羊脂,慢吞吞的去解黑色的纽扣。

  今天出门的时候,她特意找了一件老气横秋的黑色格子衬衫,扎了两条麻花辫,想让寒爷对自己没那方面的兴趣,但是殊不知此时此刻,她手指白皙,纽扣漆黑,慢慢的解开的衬衫露出里面凝脂一样的皮肉,伶仃的锁骨像是振翅欲飞的蝶,更加让人兽血澎湃。

  傅沉寒眸光沉了沉,这些年多少狂蜂浪蝶往上扑,他除了厌恶还是厌恶,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小丫头的身体勾引到。

  姜咻已经解开了第三颗纽扣,露出了里面穿着的粉色小背心,正要忍着羞耻解第四颗,忽然,寂静的房间里响起“咕咕”两声。

  姜咻的手猛然顿住了。

  傅沉寒似乎是笑了:“饿了?”

  刚才是她肚子叫了。

  姜咻将头埋得更低了,声音蚊子似的:“……嗯。”



本文来源公众号:苏莱品读(slpd626)

本文来源:推文收录网

本文地址:http://www.hzccw.com/i/17060.html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部分内容为用户投稿内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本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淘宝返利机器人
淘宝返利机器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