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你好!欢迎访问本站!登录
推文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她知道父亲有情人后

2020-01-13经典语录一只机器人67°c
A+ A-
淘宝返利机器人


1

三年前的今天,肖文达中了一注彩票,税后二十万。

女儿肖敏正是用这笔钱出的国。

肖敏执意要出国镀金,说是个很难得的机会。一众国内外有声望的教授联合组织的,很权威。能参加这次学习,对她将来的发展有很大帮助。费用十五万左右,让肖文达想办法。

“不是有钱就能去的。还要看条件,好多人想去都去不了。”语气里是满满的自信和期盼。

孔慧觉得女儿肖敏已经够优秀了。以她的专业成绩和学历,将来不知道多少用人单位抢她,没必要去凑这个热闹。

肖敏对她妈的话嗤之以鼻:“省钱不是这么省的。你也就这点见识。”

肖敏看不起她妈孔慧。用她的话说,孔慧太没有自我了。

当初肖文达让孔慧辞职她就辞职。让孔慧把自己名下的一套小房子卖了给他买车,她就卖了房子给他买车。孔慧想自考专业证书,肖文达泼了她点冷水,她隔天就把网购来的一堆书卖给了收废品的。孔慧没脾气、没见识、没眼力,肖文达说什么就是什么。

十五万并非多到离谱,只是肖家刚换了房子,不久前还给病重的奶奶做了一台大手术,一分多余的钱也没有。

正在肖文达一筹莫展之际,他此前买的一注彩票中了奖。税后奖金近二十万。肖敏便用那钱出了国,学了知识,长了见识,也为后来职场上的顺风顺水奠定了基础。

直到今年,孔慧才意外得知,那一次的中彩竟然是个骗局。他去领奖,他发给她看的票面,都是假的!肖敏出国的那笔费用,是肖文达的情人赞助的。

一向没脾气、没见识、没眼力的孔慧,一次性吞了四十片安眠药。

她要自尽。

2

肖敏正在开会,参与公司战略部署的讨论,才从主席台下到自己的座位喝口水,就接到孔慧被送往医院洗胃的短信。另有好几个来自肖文达的未接电话。

等肖敏忙完一切,赶到医院时,孔慧已经洗完了胃,转到普通病房。

肖文达迎上来:“怎么才来?电话也不接。”

肖敏回俩字儿:“开会。”

看着已经转危为安,面容无比憔悴的孔慧,肖敏的紧张渐渐散去。当看清孔慧的眼角有一丝湿滑,她心底莫名升起一种略带嫌弃的厌憎。

她对于不自爱的女人的厌恨,丝毫不亚于夺人丈夫的小三。这是一种条件反射,她控制不了。

孔慧咬牙切齿地向肖敏控诉肖文达的罪行:“你知道你三年前出国的那笔钱是怎么来的吗?”

她满以为肖敏会无比惊诧地问她怎么来的,然后像无数捍卫家庭的子女一样跟她站在统一战线,指出肖文达的无耻,和她一起鞭笞怒骂。可肖敏并不急于知道答案,她把重点放在母亲的自杀上,冷冷道:“你也就这点出息。”

肖文达赶忙劝阻孔慧:“这是在医院,你说这个干嘛?”

他又用下巴指一指隔壁床的病人:“有什么话不能回家说吗?肖敏这两天要跟客户签合同,咱们不要影响她的情绪。”

3

闹。

可劲儿闹。

以前孔慧有多温顺、多隐忍、多听肖文达的话,现在就有多狂躁、多闹腾、多歇斯底里。她的好,她的温柔,她的顺从,她的所有在男人看来极美好的品质都是基于他的忠诚。忠诚不在,她所有的付出都打了水漂。

在医院里,她要顾忌肖敏的面子,要保全自己的体面,不得不强压住满腔的怨怒。

回了家,她要可劲儿地闹!

既然肖文达不愿面对她的死,那就必须承受她的怒。她必须在伤人和伤己中选一个,否则她会爆炸。

“三年!你骗了我三年!这些年我哪里对不起你?”孔慧直指肖文达的鼻子,发出灵魂拷问。

她忽而又意识到她的问题存在漏洞。他何止欺骗了她三年啊?他跟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认识的,一共好了多少年,现在还有没有联系,鬼知道!一个女人肯给一个男人二十万,助他的女儿求学,他们的情分绝不会是露水情缘。

她要拷问。她要肖文达把他跟野女人的奸情从头到尾,毫无保留地交代清楚,连细枝末节都不准漏掉。

她在他认罪式的交代中不断插入新问题:“她胸大吗?”“你们每次开多少价位的房,都在哪里开?”“她做什么的怎么这么有钱,她老公知道吗?”“你每次戴不戴套?她能跟你鬼混也能跟别人鬼混,你他妈就不怕得病吗?”

她问得越详细,越深入,就觉得越过瘾。更深层次的挖掘对背叛者也是一种酷刑,她丝毫不觉得难为情,只觉得又恨又爽。最后她问,“你跟我那啥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不是那个骚货……”

她不怕女儿在场。

她就是要当着女儿的面打他的脸,撕烂他老实人的假面,颠覆他好父亲的形象,让他无地自容,臭到茅坑里。肖敏已经老大不小了,也处了个条件不错的男朋友,即将谈婚论嫁。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听的。借此机会给她敲一敲警钟,让她提早见识一下男人的龌龊也没什么不好。

肖文达讨饶:“别当着闺女……”

“你现在知道闺女了?你用那个骚货的臭钱给肖敏出国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哪天肖敏知道真相会怎么想?”孔慧嘶吼得太过用力,她因为洗了胃,喉咙和胃粘膜都有损伤,咯出了一口血。

肖敏的电话响起,是老总打来跟她谈事的。她进了房间,掩上门。

4

客厅里并没有消停。

孔慧连一个电话的时间都不肯留给女儿。别说是一通电话了,就是天王老子亲临也阻止不了她唾骂丈夫。这一刻全世界她最惨,最不幸,时间应该停止,万事都得靠边,谁都该给遭受了巨大伤害和委屈的她——让路!

肖文达在孔慧的谩骂中杀出一条血路:“你看看肖敏,多优秀啊!我也是为了她的前途才问那个女人借钱的。我跟她已经断了很久了。你往好处想,我从她那儿哄了一笔钱来供女儿出国,这不好吗?我心里不还是把咱们这个家放第一位吗?”

“你放屁!你还觉得挺光荣是吧?”孔慧一声大喝,摔了一只杯子。

肖敏挂断电话推开门,看到的是孔慧掐住了肖文达的脖子。

“够了!”肖敏嘶吼。

她的电话几次被中断,老总问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肖敏尴尬。她想掩饰,却被一声清晰无比的“婊子”刺疼了耳朵。她面红耳赤地跟电话那头同样尴尬的老总说:“对不起,让您见笑了,家里闹了点矛盾……”

此时,肖敏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她怒视着这对夫妻,如同怒视两头跟她毫无关系的怪兽。

“爸,你先出去一下。有些话我想单独跟妈说。”

肖文达识相地出去了。客厅里只剩下母女俩。

“坐。”肖敏说。很官方。

“妈,既然你现在知道我爸背叛了你,你要离婚吗?”她拿出纸笔:“如果你要跟我爸离婚,我支持你。离婚后,你可以选择跟我住,也可以单住。你要租房子,我给你租,你想有自己的房产,我给你按揭一套房子。你如果想找工作,自食其力,我双手双脚赞成。你不想工作,也行,我养你,每个月给你足够的生活费,保你生活质量不变,如何?”

“……”

“我爸背叛了你。你有权选择要不要跟他一起过。我看你反应这么强烈,连命都不想要了,还是离了算了吧!过错方是我爸,我会毫不犹豫站在你这边。但他毕竟是我爸,我不能跟他断绝父女关系,还请你见谅。但如果你要跟她打官司,争家产,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律师,还会为你作证,尽最大努力帮你。妈你看怎么样?”

5

孔慧惊呆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错愕定格在脸上。她不知道是自己气糊涂了,还是肖敏在逗她。

然而,分明的,女儿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玩笑的痕迹。她很认真,就像她对待工作那样认真,就像三年前她态度坚决地表示定要出国学习那样认真。

孔慧惶恐,她从受害者的山巅跌下,不再那么气势汹汹,斗志昂扬。

她有些颤抖:“肖敏,你这是什么意思?哪有子女劝父母离婚的?”

“你不离?那你仅仅是想闹一场?”

孔慧哑然。

肖敏却笑了,意味深长。

这一声笑刺痛了孔慧。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教育出了问题,怎么养出一个脑回路如此清奇的女儿。在她遭遇背叛痛不欲生时,本该作为她的贴心小棉袄的女儿没有一句安慰的话。

她像个冷眼的看客,默默注视着事态的发展,不带任何感情,只偶尔发出几声极尽嘲讽的冷笑,以表明她看客的身份。

孔慧猛然意识到什么,眼里迸射出灼热的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爸出轨的事?”

这次孔慧猜对了。

而肖敏也释然了。

她早就知道肖文达跟野女人的事,也不止一次试探孔慧:“如果有一天我爸出轨了你会怎么办?”孔慧压根儿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她戳着肖敏的脑袋:“想什么呢?你爸怎么可能出轨。”

“万一呢?”

“没有万一。”

6

无需问,肖敏也清楚孔慧是个怎样的女人。

和千千万万遭遇过此等不幸的女人一样,她既没有离婚的勇气,也没有坦然接受的肚量,只会在了断和接受中煎熬、徘徊、发疯、发狂。知道得越早,痛苦得越久。

孔慧质问肖文达,如果女儿知道她出国的钱如此肮脏,她会怎么想。

肖敏不会怎么想,就是她要出国的。她挑家里最没钱的时候出国,本就是想让肖文达去问情人要钱的。

她非但知道那女人的底细,还知道她手头宽裕。十几万挤一挤,还是有的。

钱这东西,最是伤感情,他能要得来,她就屁颠屁颠去学习,提升自己。他要不来,跟情人互生嫌隙也挺好。

既然母亲知道真相后也不过是闹一场,不如让她晚些再闹吧!

或许她是个自私的女儿——天大地大,不如自己成才最大。恩爱也好婚变也罢,不如自己能打能扛。

如果她攀登的路上必须要借他人之力,那就借吧!她愿意拼尽全力再往上爬一截。既是为了看到更高处的景色,也是为了将来自己面对同样的遭遇时,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不至于乱了方寸,慌了手脚,单薄无助到只剩下惊惧、愤怒和歇斯底里。

她出国后,又问肖文达要过好几次学习经费,三万五万不等,肖文达虽为难,还是给了。

当他最后一次迟迟汇不出钱来,她知道他跟那女人应是到头了吧!

再痴情的女人也受不了男人三番五次张口借钱,除非她傻得无药可救。

7

“你无耻!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孔慧怒不可遏,抓起个杯子向肖敏砸过去。

肖敏很敏捷地闪开了。

杯子落地,“啪”。

孔慧自己也不知道她在气什么。气肖敏知道她爸出轨却瞒着她?气她毫无气节地用小三的钱出国深造?还是气她在这件事上过于平静和冷漠的态度?

孔慧心力交瘁。她感受到了女儿对她的那份鄙视,这是不亚于被丈夫欺骗的苦痛:“你以为离婚随便说说的吗?你说我懦弱,不自爱,瞧不起我,那是因为这些事情没有发生在你身上。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有一天,宋弋也……”

“妈,有件事我没告诉你。我跟宋弋现在正在打官司。他跟一个房地产老板的女儿好上了。咱们已经分了。但我之前跟他合作了一个项目,里面有我的资金和心血。我们现在在争股权。”

泪水干在脸上,孔慧瞠目结舌。

“目前我的胜算比较大。律师也很专业。所以你别担心。这事爸也不知道,你别告诉他。”

“宋弋……”孔慧忽然触电般,浑身瑟瑟发抖:“这个王八蛋!你们从大学到现在,多少年了。他怎么能……怎么能这么不要脸?本来不是说明年就结婚吗?你,你还为他打了一胎,他……”

“妈,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在你看来像天塌下来一样的大事,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今天我的利益受到损害,我没有哭哭啼啼要死要活。我请得起律师,打得起官司,不必在恶人面前张牙舞爪,虚张声势,我就觉得挺好。我没有那么难过,所以你也不必为我叫屈。”

孔慧终于安静下来。

她认认真真,反反复复地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当初肖敏真的将肖文达出轨的事告诉她,她会做出不同选择吗?答案是:不会。

早已将婚姻视为毕生奋斗事业的她,在面对丈夫的背叛时,除了大闹一场之外,又能怎样呢?

如果闹一场不能解气,那就两场。

倒是早已看透了一切的肖敏,选择了从实际利益出发,让她爸拿情人的钱来给她出国深造,这是不是也算……给这个家挽回点损失?

“呵呵!”孔慧愣怔了数秒,怆然一笑。

8

百无聊赖的肖文达,在抽完最后一根烟之后,硬着头皮回家去。

孔慧已经梳洗完毕。

她给自己扑了粉,描了眉,画了眼线,还涂了枚红色眼影,以遮掩肿胀的眼泡。

肖敏刚刚挂断了谁的电话,最后一句是:“谢谢你王律师。您费心了。”

肖文达心里咯噔一下,律师?不会要离婚吧!这都是几年前的事了。

他正嘀咕,孔慧忽然发话:“肖敏马上要回公司,你赶紧做饭。让她吃完饭再走。”

“哦哦。”肖文达如蒙大赦,殷勤地钻进厨房,卷起袖子干起来。

饭桌上,一家三口平静地吃着饭。空气中汤香弥漫,一切恢复如常。

孔慧面前是一碗青菜面。肖文达说她才洗了胃,不宜吃米饭。面条也是煮了很久才捞上来,说烂透了,才不伤胃。

以前都是她伺候他,如今换他这个戴罪之身服侍她,她享受到了此前不曾享受过的待遇,心情似乎没那么糟了。

她有点后悔吞药。她并不想死,不过是想吓吓他。如今看来,既然横竖是要原谅他的,自杀这种事,受罪又费钱,不值。

她吃着吃着,目光不由自主地停留在了肖敏身上,她正在埋头喝一碗汤。喝得认真又享受。

她就这么看得出了神,忘了把筷子上的面送进嘴里。

孔慧第一次发现,她这个暴君般的女儿,也有可爱可取之处。起码她目标明确,手段果敢,杀伐决断,心无旁鹜,把自己经营得有声有色。

她跟她,同为女人,却有着云泥之别。同样是面对背叛,女儿可以气定神闲,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而她自己,却只能虚张声势地大闹一场。待闹剧平息,一切如昨。

她终于叹口气,把那一筷已凉透的面,吸溜进嘴里。

寡淡无味。

** 本文版权为本公众号所有,凡抄袭、洗稿者,本号一经发现,追责到底。**

——完——

PS:继续抽奖,七天后自动开奖。嗯,记得点“在看"

本周推荐阅读:

《已婚男滚开》

《狗男女不值得你用一生陪葬》

《她和那个男人都有一个秘密》

《4岁的女儿被辱之后》

《她没有原谅那个抛妻弃女的男人》

《一个女人的重生》

如果喜欢,记得点“在看”


本文来源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本文来源:推文收录网

本文地址:http://www.hzccw.com/i/13532.html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部分内容为用户投稿内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本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淘宝返利机器人
淘宝返利机器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